减字木兰花

一番春暮。恼人更下潇潇雨。花片纷纷。燕子人家都是春。 莫留春住。问春归去家何处。春与人期。春未归时人未归。
拼音
(以下内容由 AI 生成,仅供参考。)

注释

  • 潇潇:形容雨声细小而密集。
  • 花片:花瓣。
  • 燕子人家:指燕子筑巢的人家,常用来象征春天的到来。
  • :约定。

翻译

春天已近尾声,令人烦恼的是又下起了细密的小雨。花瓣纷纷落下,燕子在人家筑巢,处处都是春天的气息。 不要试图留住春天,问问春天归去后会去哪里。春天与人们有约,春天还未离去时,人们还未离去。

赏析

这首作品以春天为背景,通过细腻的描绘表达了诗人对春光流逝的无奈与留恋。诗中“潇潇雨”、“花片纷纷”等意象生动地描绘了春暮的景象,而“燕子人家都是春”则巧妙地以燕子筑巢象征春天的到来。后两句则通过问答的形式,抒发了对春天离去的惆怅和对未来的期待。整首诗语言简练,意境深远,情感真挚,展现了诗人对自然和生活的深刻感悟。

仇远

仇远,字仁近,一字仁父,钱塘(今浙江杭州)人。因居馀杭溪上之仇山,自号山村、山村民,人称山村先生。元代文学家、书法家。元大德年间(公元1297年~公元1307年)五十八岁的他任溧阳儒学教授,不久罢归,遂在忧郁中游山河以终。 仇远生性雅澹,喜欢游历名山大川,每每寄情于诗句之中。宋末即以诗名与当时文学家白珽并称于两浙,人称“仇白”。他好交友,与赵孟頫、戴表元、方凤、黄洪、方回、吾丘衍、鲜于枢、张雨、张翥、莫维贤等文人墨客均有来往,互相赠答。仇远生当乱世,诗中不时流露出对国家兴亡、人事变迁的感叹,如《采薇吟》、《和范爱竹》、《题赵松雪迷禽竹石图》、《挽陆右丞秀夫》、《怀古)、《凤凰山故宫》、《朝天门城角》等。仇远在南宋已有诗名,而词风大致与北宋词人周邦彦和南宋词人姜夔相近。 仇远著有《金渊集》六卷,皆官溧阳时所作,清人从《永乐大典》中辑出。另有《兴观集》、《山村遗集》,是清项梦昶所编,残缺不全。据诗人方回在仇远四十一岁时说:“予友武林仇仁近,早工为诗,晚乃渐以不求工,有稿二千篇有余。”看来仇远作品至今散失甚多。词集《无弦琴谱》,多是写景咏物之作。《稗史》一卷,是笔记小说,文字简洁,其中有些故事,笔调流畅,趣味横生。明代陶宗仪在《书史会要》中对仇远的书法也有专门的论述。说仇远的楷书学欧阳询,行、草也善。传世的作品有《七言诗卷》。 ► 780篇诗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