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调歌头 · 落日古城角

落日古城角,把酒劝君留。长安路远,何事风雪敝貂裘。散尽黄金身世,不管秦楼人怨,归计狎沙鸥。明夜扁舟去,和月载离愁。 功名事,身未老,几时休。诗书万卷,致身须到古伊周。莫学班超投笔,纵得封侯万里,憔悴老边州。何处依刘客,寂寞赋《登楼》。

标签

译文

夕阳照在城墙的一角,我端起酒杯劝说您留下。京城离这里太远了,为什么还要穿着破旧的衣服冒着艰辛赶去呢?我担心你像苏秦一样盘缠用尽,还会遭到妻子的埋怨,不如早点归来,与沙鸥亲近为好。明晚月色下,你就要带着满身的离愁乘船而去。 追逐功名利禄,恐怕是到老了以后才会罢休吧?饱读诗书,应该像古代的伊尹和周公一样为国事操劳。不要效仿班超投笔从戎,即使能够万里封侯,也会长期的滞留边疆,到老才能回来。在哪里可以找到可以依附的人呢?只怕是空自孤独寂寞,作《登楼赋》那样思念家乡的文章。

查看全部

注释

水调歌头:词牌名,又名《元会曲》、《台城游》、《凯歌》、《江南好》、《花犯念奴》等。唐朝大曲有《水调歌》,宋·王灼《碧鸡漫志·卷四》:“按《隋唐嘉话》:炀帝凿汴河,自制《水调歌》,即是水调中制歌也。世以今曲《水调歌》为炀帝自制,今曲乃中吕调,而唐所谓南吕商,则今俗呼中管林钟商也。”凡大曲有“歌头”,此殆裁截其首段为之。双调,九十五字,前后阕各四平韵。亦有前后阕两六言句夹叶仄韵者,有平仄互叶几于句句用韵者。 敝貂裘:破旧的貂皮衣服。《战国策·卷三·〈秦策一·苏秦始将连横说秦惠王〉》:“苏秦始将连横说秦惠王……书十上而说不行,貂之裘弊,黄金百斤尽。”《战国策·卷十八·〈赵策一·苏秦说李兑〉》:“李兑送苏秦明月之珠,和氏之璧,黑貂之裘,黄金百镒。苏秦得以为用,西入于秦。” 散尽黄金身世:唐·李白《魏郡别苏明府因北游》:“洛阳苏季子,剑戟森词锋。……黄金数百镒,白璧有几双。散尽空掉臂,高歌赋还邛。” 秦楼:汉乐府《陌上桑》:“日出东南隅,照我秦氏楼。”此以罗敷女指代妻室。唐·李白《忆秦娥·箫声咽》:“箫声咽,秦娥梦断秦楼月。” 狎沙鸥:与沙鸥相近,指隐居生涯。《列子·卷二·黄帝》:“海上之人有好沤鸟者,每旦之海上,从沤鸟游,沤鸟之至者百住而不止。其父曰,‘吾闻沤鸟皆从汝游,汝取来,吾玩之。’明日之海上,沤鸟舞而不下也。” 读书万卷:杜甫《奉赠韦左丞丈二十二韵》诗:“读书破万卷,下笔如有神。……致君尧舜上,再使风俗淳。” 致身:出仕做官。 伊周:伊尹和周公旦,二人分别为商、周之开国勋臣。晋·傅玄《答程晓》诗:“伊周作弼,王室惟康。” 班超投笔:《后汉书·卷四十七·〈班梁列传·班超传〉》:“班超字仲升,扶风平陵人,徐令彪之少子也。为人有大志,不修细节。然内孝谨,居家常执勤苦,不耻劳辱。有口辩,而涉猎书传。永平五年,兄固被召诣校书郎,超与母随至洛阳。家贫,常为官佣书以供养。久劳苦,尝辍业投笔叹曰:‘大丈夫无它志略,犹当效傅介子、张骞立功异域,以取封侯,安能久事笔研閒乎?’左右皆笑之。超曰:‘小子安知壮士志哉!’其后行诣相者,曰:‘祭酒,布衣诸生耳,而当封侯万里之外。’超问其状。相者指曰:‘生燕颔虎颈,飞而食肉,此万里侯相也。’……留焉耆半岁,慰抚之。于是西域五十馀国悉皆纳质内属焉。……下诏曰:‘……其封超为定远侯,邑千户。’……超自以久在绝域,年老思土。十二年,上疏曰:‘……蛮夷之俗,畏壮侮老。臣超犬马齿歼,常恐年衰,奄忽僵仆,孤魂弃捐。……臣不敢望到酒泉郡,但愿生入玉门关。……’书奏,帝感其言,乃徵超还。超在西域三十一岁。十四年八月至洛阳,……其年九月卒,年七十一。”北宋·晁补之《买陂塘·东皋寓居》:“功名浪语。便做得班超,封侯万里,归计恐迟暮。” 边州:边疆。 “何处依刘客,寂寞赋登楼。”句:这里是盼友人早归,庶几无寂寞之叹。《文选·王粲·〈登楼赋〉》五臣注:“时董卓作乱,仲宣避难荆州依刘表,遂登江陵城楼,因怀归而有此作(《登楼赋》),述其进退畏惧之情”。

查看全部

《水调歌头·落日古城角》是宋代词人辛稼轩的一首词。这首词是作者为送友人赴临安而作,词的上阕充满对友人的不舍之情,对友人之远行表示担忧。下阕表达了对友人的期望之情,同时联想到了自身的遭遇,劝慰友人莫像班超一样有家难回。这首词是一首送别词,全词却都是在泼冷水,故作反语,借以讽刺朝廷政策的失当。通过这种写作手法,流露出作者壮志难酬,不被重用的郁闷和哀叹。

查看全部

评析

词上阕充满对友人的不舍之情,对友人之远行表示担忧。“落日古城角,把酒劝君留。”二句开篇点题,直接劝告友人不要远行。“长安路远,何事风雪敝貂裘。散尽黄金身世,不管秦楼人怨,归计狎沙鸥。”五句都是词人为友人感到担心,即言前路之艰难,又怕友人时运不济,像当年入秦的苏秦一样,最终落魄而归,招致亲戚朋友的冷落。用“归计狎沙鸥”的归隐山林之路,反衬追求功名利禄的道路上充满了艰难险阻。上阕末句表达的是对友人一心向往功名富贵的感叹。 下阕“诗书万卷,致身须到古伊周”,肯定了友人杰出的才学,希望友人此行能够获得成功,像伊尹和周公一样成为国之栋梁。同时词人又说“莫学班超投笔,纵得封侯万里,憔悴老边州”,劝慰友人不要一味为了功名富贵而像班超一样,有家难回。结尾处“何处依刘客,寂寞赋登楼”,乃是作者联系自身的境遇,自比王桀,感叹自己身似浮萍,漂泊不定,空自思乡,落得孤独寂寞。 这首词充满了一种悲慨之情,通篇都是对友人求仕的劝解之辞,但实际上却是对朝廷不能重用人才,埋没人才,使友人和自己这样的有识之士壮志难酬,英雄无用武之地的讽刺与悲愤。

查看全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