秋风辞

秋风起兮白云飞, 草木黄落兮雁南归。 兰有秀兮菊有芳, 怀佳人兮不能忘。 泛楼船兮济汾河, 横中流兮扬素波。 箫鼓鸣兮发棹歌, 欢乐极兮哀情多。 少壮几时兮奈老何!

标签

译文

秋风刮起,白云飞。草木枯黄雁南归。 秀美的是兰花呀,芳香的是菊花。思念美人难忘怀。 乘坐着楼船行驶在汾河上,划动船桨扬起白色的波浪。 吹起箫来打起鼓,欢乐过头哀伤多,年轻的日子早过去,渐渐衰老没奈何。

查看全部

注释

辞:韵文的一种。 黄落:变黄而枯落。 秀:此草本植物开花叫「秀」。这里比佳人颜色。 芳:香气,比佳人香气。 兰、菊:这里比拟佳人。 兰有秀兮菊有芳:「兰有秀」与「菊有芳」,互文见义,意为兰和菊均有秀、有芳。 佳人:这里指想求得的贤才。 泛楼船,即「乘楼船」的意思。泛,浮;楼船,上面建造楼的大船。 汾河:起源于山西宁武,西南流至河津西南入黄河。 中流:中央。 扬素波:激起白色波浪。 鸣:发声、响。 发:引发,即「唱」。 棹(zhào)歌:船工行船时所唱的歌。棹,船桨,这里代指船。 极:尽。 奈老何:对老怎么办呢?

查看全部

《秋风辞》是西汉武帝刘彻的作品。公元前113年,汉武帝刘彻率领群臣到河东郡汾阳县祭祀后土,时值秋风萧飒,鸿雁南归,汉武帝乘坐楼船泛舟汾河,饮宴中流,触景生情,感慨万千,写下了这首《秋风辞》。诗以景物起兴,继写楼船中的歌舞盛宴的热闹场面,最后以感叹乐极生悲,人生易老,岁月流逝作结。全诗比兴并用、情景交融,意境优美,音韵流畅,且适合传唱,是中国文学史上「悲秋」的佳作,历来受到赞誉。

查看全部

评析

全诗比兴并用、情景交融,是中国文学史上「悲秋」的名作。 这首诗的主题思想,历史上有两种不同的说法,一谓写「乐极哀来,惊心老至」,一谓「此辞有感秋摇落。系念求仙意,『怀佳人』句,一篇之骨」(张玉谷《古诗赏析·卷三》)。张玉谷又补充说:「以佳人为仙人,似近、乎凿。然帝之幸河东,祠后土,皆为求仙起见,必作是解,于时事始合,而章义亦前后一线穿去」(同上)。诗中求仙之意不明说,只以「怀佳人兮不能忘」一句暗点,意趣含蓄,妙在其中。 全诗共有九句,可分作四层:「秋风起兮白云飞,草木黄落兮雁南归」为第一层,点出季节时令特点。这两句状物描景,有色彩形象,有流动感,念来自然平易,而句式结构又十分紧促干练,起、飞、落、归这几个动词的组合,直给人以物换星移的紧迫感。此后曹「秋风萧瑟天气凉,草木摇落露为霜」和唐诗「秋风吹白云,万里渡河汾」等诸如此类的佳句,无不受到《秋风辞》的启示,而兀出一定的继承、借鉴关系。明人谢榛以为,《秋风辞》之起句,出于高祖刘邦的「大风起兮云飞扬」(《四溟诗话》)。仅从字面看,固然不错;但两者的境界和情韵,却颇为异趣:「大风起兮云飞扬」,苍莽辽阔,表现的是风云际会中崛起的雄主壮怀;「秋风起兮白云飞」,则清新明丽,荡漾着中流泛舟、俯仰赏观的欢情,联系后句,其韵味似乎更接近于《九歌·湘夫人》的「嫋嫋兮秋风,洞庭波兮木叶下。」而武帝,大约也正从这相似的情境,联想到了《湘夫人》「沅有茝兮澧有兰,思公子兮未敢言」,不禁脱口吟出了下联两句。 三、四句「兰有秀兮菊有芳,怀佳人兮不能忘」为第二层,是作者的因景联想和中心情思,兰草的秀丽,菊花的清香,各有千秋,耐人品味。春兰秋菊自有盛时,作者观赏的情趣和心态可以相见。接着作者由对花木的观赏,引发起对佳人的怀念,这种由物到人的移情,在中国古典文学作品中是常用的手法,如屈原《离骚》有「日月忽其不淹兮,春与秋其代序。惟草木之零落兮,恐美人之迟暮」的句子。「怀佳人兮不能忘」里的「佳人」不仅仅局限在字面的本身,它也可以包容了作者对事业的追求心愿,正象屈原以美人比喻自身理想的高洁一样。 也有观点认为武帝于把酒临风之际,怀念的心中「佳人」是指那位「一顾倾人城,再顾倾人国」的北方「佳人」李夫人。李夫人死于元狩年间,武帝思念不已,竟至于信少翁之说,夜致其形貌于宫,在隔帷伫望之中,唱出了「是邪?非邪?立而望之,翩何姗姗其来迟」的迷茫之歌。而今七、八年过去,武帝还是不能忘怀于她,终于在秋日白云之下,又牵念起这位隔世伊人了。这两句化用《九歌》人神相殊之境,写武帝对「佳人」的生死相望之思,确有鲁迅先生所说那种「缠绵流丽」的韵致。 五、六、七句「泛楼船兮济汾河,横中流兮扬素波。箫鼓鸣兮发棹歌」为第三层,是泛舟中流的生动描绘,诗情复又一振,极写武帝泛舟中流、君臣饮宴的欢乐景象。汉武帝与群臣祭祠后土之后,坐着楼船渡过汾河,但见河中心翻滚起白色的鳞鳞水波,这时楼船上宴饮正酣,箫鼓齐鸣,乐工歌伎们唱着舞着,与那艄公划船的声音上下相应和,不绝于耳。这一层每句均包含两个动词,依次泛、济、横、扬、鸣、发的排列开来,将「忻然中流」的热烈场面彩绘得声情并茂,呼之欲出。 八、九句「欢乐极兮哀情多,少壮几时兮奈老何!」为第四层,是作者此次行幸河东,乐极哀来的深沉感慨。过分的欢乐之后,又带给人哀怨的心绪,青春难再,老之将至,因而不得不及时行乐了。这一描状自然景物后的思想归结,仍没有摆脱了古代骚人墨客的低沉情调。正象汉武帝本人一样,既有平南越、斥匈奴、兴太学、崇儒术的文治武功,又有敬神仙、请方士,因横征暴敛至使「流民愈多,盗贼分行」的过错(见《汉书》卷四十六《石庆传》),所以这首《秋风辞》既有不少自然流畅,使人成诵难忘的秀句,又有叹息人生短暂的虚无色彩。 总结看来,首二句写秋景如画,三、四句以兰、菊起兴,融悲秋与怀人为一。以下各句写舟中宴饮,乐极生哀,而以人生易老的慨叹作结。 此诗语言清丽、明快,句句押韵,节奏快,乐感强,在艺术风格上受楚辞影响较大,首两句受到宋玉《九辩》的影响、、宋玉《九辩》有「悲哉,秋之为气也,萧瑟兮,草木摇落而变衰;……雁靡靡而南游兮,鸥鸡啁哳而悲鸣」等等,均为《秋风辞》所取影。前四句两句一换韵,后四句又另押一个韵,共三个韵。在句式上,每句中带一「兮」字,也与楚辞相近,所以被辩体批评家称为楚调乐府。 全诗构思巧妙,意境优美,音韵流畅,很适合于传唱。

查看全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