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风 · 卫风 · 硕人

硕人其颀,衣锦褧衣。齐侯之子,卫侯之妻。东宫之妹,邢侯之姨,谭公维私。 手如柔荑,肤如凝脂,领如蝤蛴,齿如瓠犀,螓首蛾眉,巧笑倩兮,美目盼兮。 硕人敖敖,说于农郊。四牡有骄,朱幩镳镳。翟茀以朝。大夫夙退,无使君劳。 河水洋洋,北流活活。施罛濊濊,鳣鲔发发。葭菼揭揭,庶姜孽孽,庶士有朅。
拼音

所属合集

译文

好个修美的女郎,麻纱罩衫锦绣裳。她是齐侯的女儿,她是卫侯的新娘,她是太子的阿妹,她是邢侯的小姨,谭公又是她姊丈。 手像春荑好柔嫩,肤如凝脂多白润,颈似蝤蛴真优美,齿若瓠子最齐整。额角丰满眉细长,嫣然一笑动人心,秋波一转摄人魂。 好个高挑的女郎,车歇郊野农田旁。看那四马多雄健,红绸系在马嚼上,华车徐驶往朝堂。诸位大夫早退朝,今朝莫太劳君王。 黄河之水白茫茫,北流入海浩荡荡。下水鱼网哗哗动,戏水鱼儿刷刷响,两岸芦苇长又长。陪嫁姑娘身材高,随从男士貌堂堂!

注释

硕人:高大白胖的人,美人。当时以身材高大为美。此指卫庄公夫人庄姜。 颀(qí):修长貌。 衣锦:穿着锦衣,翟衣。「衣」为动词。 褧(jiǒng):妇女出嫁时御风尘用的麻布罩衣,即披风。 齐侯:指齐庄公。 子:这里指女儿。 卫侯:指卫庄公。 东宫:太子居处,这里指齐太子得臣。 邢:春秋国名,在今河北邢台。 姨:这里指妻子的姐妹。 谭:春秋国名,在今山东历城。 谭公维私:意谓谭公是庄姜的姐夫。维,其;私,女子称其姊妹之夫。 荑(tí):白茅之芽。 领:颈。 蝤蛴(qiúqí):天牛的幼虫,色白身长。 瓠犀(hùxī):瓠瓜子儿,色白,排列整齐。 螓(qín)首,形容前额丰满开阔。螓,似蝉而小,头宽广方正。 蛾眉:蚕蛾触角,细长而曲。 螓首蛾眉:形容眉毛细长弯曲。 倩:嘴角间好看的样子。 盼:眼珠转动,一说眼儿黑白分明。 敖敖:修长高大貌。 说(shuì):通「税」,停车。 农郊:近郊。一说东郊。 四牡:驾车的四匹雄马。 有骄:骄骄,强壮的样子。「有」是虚字,无义。 朱幩(fén):用红绸布缠饰的马嚼子。 镳镳(biāo):盛美的样子。 翟茀(dífú):以雉羽为饰的车围子。翟,山鸡。茀,车篷。 夙退:早早退朝。 河水:特指黄河。洋洋:水流浩荡的样子。 北流:指黄河在齐、卫间北流入海。 活活(guō):水流声。 施:张,设。 罛(gū):大的鱼网。 濊濊(huò):撒网入水声。 鱣(zhān):鳇鱼。一说赤鲤。 鲔(wěi):鲟鱼。一说鲤属。 发发(bō):鱼尾击水之声。一说盛貌。 葭(jiā):初生的芦苇。 菼(tǎn):初生的荻。 揭揭:长貌。 庶姜:指随嫁的姜姓众女。 孽孽:高大的样子,或曰盛饰貌。 士:从嫁的媵臣。 有朅(qiè):朅朅,勇武貌。

全诗四章,每章七句。描写齐女庄姜出嫁卫庄公的壮盛和美貌,着力刻划了庄姜高贵,美丽的形象。描写细致,比喻新鲜,以致清人姚际恒由衷感叹:「千古颂美人者无出其右,是为绝唱。」诗从庄姜身份家世写起,再写其外貌,有如一个特定镜头。最后一节在「河水洋洋」,「葭菼揭揭」优美环境中,铺写「庶姜」「庶士」的盛况,又像是一幅画面,镜头慢慢推向远方,一行人走向远方,给人留下无尽的回味,新鲜生动,而且意味深长。阅罢《硕人》,这幅妙绝千古的「美人图」,留给人们最鲜活的印象,是那倩丽的巧笑,流盼的美目——即「巧笑倩兮,美目盼兮」。《诗经》是中国文学史上第一部诗歌总集。对后代诗歌发展有深远的影响。

赏析

《硕人》是《诗经·卫风》中的一首,是赞美是齐庄公的女儿、卫庄公的夫人庄姜的诗。其中「巧笑倩兮,美目盼兮」二句对庄姜之美的精彩刻画,永恒地定格了中国古典美人的曼妙姿容,历来备受推崇。 《硕人》通篇用了铺张手法,不厌其烦地吟唱了有关「硕人」的方方面面,如第一章主要说她的出身——她的三亲六戚,父兄夫婿,皆是当时各诸侯国有权有势的头面人物,她是一位门第高华的贵夫人。第三、四章主要写婚礼的隆重和盛大,特别是第四章,七句之中,竟连续六句用了叠字。那洋洋洒洒的黄河之水,浩浩荡荡北流入海;那撒网入水的哗哗声,那鱼尾击水的唰唰声,以及河岸绵绵密密、茂茂盛盛的芦苇荻草,这些壮美鲜丽的自然景象,都意在引出「庶姜孽孽,庶士有朅」——那人数众多声势浩大的陪嫁队伍,那些男傧女侣,他们像庄姜本人一样,皆清一色地修长俊美。上述所有这一切,从华贵的身世到隆重的仪仗,从人事场面到自然景观,无不或明或暗、或隐或显、或直接或间接地衬托着庄姜的天生丽质。而直接描写她的美貌者,除开头「硕人其颀,衣锦褧衣」的扫描外,主要是在第二章。这里也用了铺叙手法,以七个生动形象的比喻,犹如电影的特写镜头,犹如纤微毕至的工笔画,细致地刻画了她艳丽绝伦的肖像——柔软的纤手,鲜洁的肤色,修美的脖颈,匀整洁白的牙齿,直到丰满的额角和修宛的眉毛,真是毫发无缺憾的人间尤物。但这些工细的描绘,其艺术效果,都不及「巧笑倩兮,美目盼兮」八字。 此诗开启了后世博喻写美人的先河,历来备受人们的推崇和青睐。孙联奎《诗品臆说》拈出「巧笑倩兮,美目盼兮」二语,并揭示出其之所以写得好的奥窍。在他看来,「手如柔荑」等等的比拟譬况,诗人尽管使出了混身解数,却只是刻画出美人之「形」,而「巧笑」、「美目」寥寥八字,却传达出美人之「神」。还可以补充说,「手如柔荑」等句是静态,「巧笑」二句则是动态。在审美艺术鉴赏中,「神」高于「形」,「动」优于「静」。形的描写、静态的描写当然也必不可少,它们是神之美、动态之美的基础。如果没有这些基础,那么其搔首弄姿也许会成为令人生厌的东施效颦。但更重要的毕竟还是富有生命力的神之美、动态之美。形美悦人目,神美动人心。一味静止地写形很可能流为刻板、呆板、死板,犹如纸花,了无生气,动态地写神则可以使人物鲜活起来,气韵生动,性灵毕现,似乎从纸面上走出来,走进读者的心灵,摇动读者的心旌。在生活中,一位体态、五官都无可挑剔的丽人固然会给人留下较深的印象,但那似乎漫不经心的嫣然一笑、含情一瞥却更能使人久久难忘。假如是一位多情的年青人,这一笑一盼甚至会进入他的梦乡,惹起他纯真无邪的爱的幻梦。在此诗中,「巧笑」、「美目」二句确是「一篇之警策」,「倩」、「盼」二字尤富表现力。古人释「倩」为「好口辅」,释「盼」为「动目也」。「口辅」指嘴角两边,「动目」指眼珠的流转。可以想象那楚楚动人的笑靥和顾盼生辉的秋波,是怎样的千娇百媚,令人销魂摄魄。几千年过去了,诗中所炫夸的高贵门第已成为既陈刍狗,「柔荑」「凝脂」等比喻也不再动人,「活活」「濊濊」等形容词更不复运用,而「巧笑倩兮,美目盼兮」却仍然亮丽生动,光景常新,仍然能够激活人们美的联想和想像。 「传神写照,正在阿堵」,这原是六朝画家所总结出的创作经验,它也适用于其他艺术创造活动。此「阿堵」即眼睛。眼睛是心灵的窗户,表现人物莫过于表现眼睛。不过「眼睛」应作宽泛的理解,它可以泛指一切与人的内心世界、人的灵性精神息息相关的东西,比如此诗中倩丽的「巧笑」。达·芬奇的名画《蒙娜丽莎》,也是以「永恒的微笑」获得永恒的魅力。总之,任何艺术创作都要善于捕捉与表现关键所在。一个「关键」胜过一打非「关键」。 「诗三百」是中国古代最早的成熟的诗篇,这是它们的幸运,因为它们所表现的任何内容,它们用以表现内容的任何艺术手法,都具有开创性的意义,这首《硕人》也成为题咏美人文学作品的「千古之祖」。在汉乐府《陌上桑》、《孔雀东南飞》以及曹植《洛神赋》中,都可以看到「硕人」的芳踪。白居易《长恨歌》「回眸一笑百媚生」的名句,也隐隐有「硕人」的倩影。

无名氏

周朝佚名作者的统称。 ► 512篇诗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