蝶恋花

几日行云何处去?忘了归来,不道春将暮。百草千花寒食路,香车系在谁家树? 泪眼倚楼频独语。双燕来时,陌上相逢否?撩乱春愁如柳絮,依依梦里无寻处。

译文

我那如天上行云般来去的爱人呀,你飘游到了哪里?你竟忘了归来,没想到春天即将过去。一年一度的寒食节又到了,游人双双走在百草千花的踏青路,你把香车宝马系在谁家的树上了?剩我一人多么孤独。 噙着泪眼倚凭在高楼,对天上双飞的燕喃喃自语:燕子呀燕子,你来自何处?在飞来的路上,可曾遇见我的爱人否?春愁如到处乱飞的柳絮,撩得我心乱动;即使在幽幽梦中,也无法寻找到我的爱人在何处。

注释

不道:不觉。 百草千花:词意双关,即指寒食时节的实景,也暗喻花街柳巷的妓女,白居易《赠长安妓女阿软》:”绿水红莲一朵开,千花百草无颜色。 寒食:寒食节在清明前一天。 香车:指情郎的马车。 陌上:本指田间的小路,这里泛指应指马路。 撩乱春愁如柳絮:烦乱的春愁就如同满天纷飞的柳絮。

这是一首闺怨词。上片写爱人如行云游荡在外而忘归,春将暮残,百草千花的寒食踏春路上游人双双对对,更显闺中女子的孤独,乃至梦中也寻他不见,表现她对爱人的思念和痴情。全词塑造了一个情怨交织内心的闺中思妇形象。语言清丽婉约,悱恻感人。

评析

这是一首闺怨词,写深居闺中的女子对乐游忘归的丈夫的怨恨与不舍。 词的上片写男子治游不归。 “几日行云何处去?忘了归来,不道春将暮。”,这三句是闺中少妇的幽怨之词,表达她对情郎的惦念。这里以“行云”比喻在外四处游荡的情郎,非常形象贴切。“忘了归来,不道春将暮。”这两句为女子的自问自答之词,充满无尽悲叹:美好的春光将要逝去了,而情郎仍不见归来。“春将暮。”字面上是指春光将尽,亦指女子美好的年华将逝。 “百草千花寒食路,香车系在谁家树?”“寒食”是指寒食节,是为纪念春秋时期晋国的名臣义士介子推而设立的节日,后来逐渐增加了祭扫、踏青、游乐等风俗,现已基本和清明节合而为一了。“香车”指用香木做的车,这里代指华美的车或轿,也有“香艳”之意在。这两句表面上是思量心上的人面对春天踏青路上的美景,此时不知又在哪里驻足留连了;其实还暗含着另一层意思,他面对着花花草草的诱惑,此时竟不知在哪个花街柳巷里流连忘返?反映了女子思之深念之切,不免多想而心生的醋意。 词的下篇写女子的痴情与怨愤。 “泪眼倚楼频独语,双燕来时,陌上相逢否?”她想到自己的丈夫在外纵行放荡,心中是多么的悲伤呀。“泪眼”写其忧伤;“倚楼”写她对丈夫的盼望。“双燕”两句是她的询问,她频频问那归来的双燕是否见到自己的夫君。燕子无情,怎听得懂她的语言,这一问极写女主人之痴。 “撩乱春愁如柳絮,悠悠梦里无寻处。”问燕燕无语,这令她多么惆怅,多么悲痛,心中那春愁顿时如柳絮一般,凌乱无序。这里词人以柳絮喻词愁,将无形之愁具体化,极写其纷乱。“悠悠梦里无寻处。”既然他不归她又那般惦念他,那么便到梦里将他寻觅吧,但梦却那般悠长,令她茫然而不得寻觅。这最后两句写得千回百转,情意缠绵,形象地表达了女主人公的哀怨与痴情。 这是一首闺怨词,生动地表达了她对爱人的思念和痴情,全词塑造一个情怨交织内心的闺中思妇形象,语言清丽婉约,悱恻动人。
欧阳修

欧阳修

欧阳修,字永叔,号醉翁,晚年又号“六一居士”,吉州永丰(今江西吉安永丰)人,自称庐陵人。谥号文忠,世称欧阳文忠公,北宋卓越的政治家、文学家、史学家,与(唐朝)韩愈、柳宗元、(宋朝)王安石、苏洵、苏轼、苏辙、曾巩合称“唐宋八大家”。后人又将其与韩愈、柳宗元和苏轼合称“千古文章四大家”。 ► 1119篇诗文